只要提交您的电话,即可免费试听一次!
  • 心随弦动,在你我指间传奏...
  • 大音希声 大象无形
  • 多家乐器深圳总代理
  • 大音活动
  • 心随弦动,在你我指间传奏...
  • 大音希声 大象无形
  • 大音销售 经过几年快速发展,目前是碧泉、天艺、天音、诗韵、张以秋等多品牌深圳总代理。
  • 大音每年定期有老师及优秀学员在深圳音乐厅进行各种表演,同时也参与社会各种演出,如公园文化节音乐晚会...
  • 心随弦动,在你我指间传奏...
  • 大音希声 大象无形
  • 多家乐器深圳总代理
  • 大音活动

大音琴行培训课程

大音琴行合作品牌
天艺古筝
天艺古筝深圳总代理

碧泉古筝深圳总代理
敦煌乐器
敦煌乐器深圳一级经销
更多大音合作品牌
您所在的位置:大音首页 >> 古琴知识 >> 解读古琴之一•古琴音乐的特点

解读古琴之一•古琴音乐的特点



    琴,亦称古琴,又称瑶琴、玉琴、七弦琴,中华最为古老的乐器之一,也是最为重要的乐器。古人以琴棋书画为四雅,而琴居其首;文人又终身与琴剑为伍,有“琴心剑胆”之目。古琴在孔子时期就已相当盛行,距今至少有3000年的历史。它以其优美的造型、深沉的历史意蕴、独到的文化内涵、古朴而灵动的艺术风格和感人至深的音乐魅力,当之无愧为中华传统文化之瑰宝。其于助我先人承载文化、传播文明、交流情感、排遣幽怨、陶冶情操等方面,作用远远超出音乐本身,早已演化为一种博大精深的文化现象,清韵千年,与士共存,当之无愧为大雅之魂、君子之器。以下,将从古琴音乐的特点、古琴的发展历程、古琴的审美取向、古琴的文化属性及其价值功用等几个方面来解读古琴,触摸雅器。
1、古琴音乐的特点
    首先,就古琴音乐的内容而言,多反映现实的生活,题材重大正气,内容深刻严肃。它们或以写实的手法反映了历史上的重大题材,或以抒情的曲调展现了人们的精神生活,有像《渔歌》、《平沙落雁》、《山居吟》等单纯描写士人寄情山水、超脱名利之高尚情趣的题材;有结构庞大、气势恢宏,描写重大历史题材的《广陵散》、《离骚》;还有通俗易懂的《流水》、《酒狂》、《梅花三弄》;甚至有类似“身背着花鼓,手提着锣,夫妻恩爱,秤不离砣……”等俚词小调的《花鼓》说唱———可以说古琴音乐已经渗透进当时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它们反映出当时人们的思想情感与是非好恶,广泛而深刻地牵动着人们的思想情怀。
    古琴的独奏曲一直有它自己一条独立的发展脉络,这不能不归功于士人们的创作与演奏。成谱于1400多年前的《碣石调•幽兰》,琴书有言,“猗兰操者,孔子所作也。孔子历聘诸侯,诸侯莫能任。自卫反鲁,过隐谷之中,见芗兰独茂,喟然叹曰:‘夫兰当为王者香,今乃独茂,与群草为伍,譬犹贤者不逢时,与鄙夫为伦也?’乃止车,援琴鼓之云:‘习习谷风,以阴以雨,之子于归,远送于野,何彼苍天,不得其所,逍遥九州,无所定处,世人暗蔽,不知贤者,年纪逝迈,一身将老。’自伤不逢时,托辞于芗兰云。”。如《离骚》、《泽畔吟》叙述着屈原忧国忧民的宏大胸怀;多少首《胡茄》(《胡茄十八拍》《大胡茄》《小胡茄》)如歌如泣地叙述了两千年前女主人公蔡文姬的不幸身世;一曲《阳关三叠》,更早已成为千余年来的人间离别绝唱……经数千年积累和积淀,古琴琴曲不乏佳作名篇。除前已提及者外,尚有《关山月》、《归去来辞》、《梧叶舞秋风》、《卧龙吟》、《梅花三弄》、《渔樵问答》等等,不一而足。这些乐曲与当时的社会生活紧密联系,因其内容与现实的一致性,从而承载起人类的社会情感,并通过丰富多样的表现手法,极易引起人们的思想共鸣,从而在无形中起到了思想疏导与情感教育的作用。
    其次,就古琴的表演手法而言,古琴的演奏形式经过了二千多年的发展和提炼,形成了一套非常独特及有系统的指法,移指是其主要的技巧之一。常用的演奏技巧有一百多种,运用不同的技法,可发挥出很多艺术表现的特色,右手主要有托、擎、抹、挑、勾、剔、打、摘、轮、拨刺、撮、滚拂等,左手主要有吟、揉、绰、注、撞、进复、退复、掐起等。演奏方法以弹奏为主,以弹唱为特色,且发展出了一套和指法有密切关系的记谱方式。演奏姿态从容坐弹,双手分工合作,洒脱、大气。古琴的表演手法十分丰富,在唐代就有了代表不同演奏风格的十三象,古琴演奏的坐姿、指法、取声等都具有美学意义。对于古琴的演奏风格,众位学者均认为它主静、虚、远、淡,其审美以“清微淡远”、“中正平和”为最高标准。在此基础上,古琴音乐以含蓄为美,在音、意之间以音求意,即更追求音乐中蕴含的弦外之音。古琴所用的减字谱,除了比现今世界乐坛上所仍沿用的各种乐谱发源早了至少好几百年以外,又和任何一般乐谱都有基本上的不同。譬如,现代最常用的五线谱和简谱,主要是记音高及时值。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所流行的鲁特琴和现代的吉他,用的是指位谱,显示按弦的位置。但是,古琴的减字谱可以说是指位谱上又加上了指法谱。换句话说,除了记录按弦的位置外,更详尽地记录了左右手如何去按弦及拨弦,是世界乐坛上绝无仅有的一种记谱方式。减字谱 记录指法,也反过来影响指法,使左手按弦和右手拨弦的各种技巧,发展得越加复杂和细致。因为指法直接地影响音色,所以,复杂的指法也就演奏出变化多端的音色,而这些音色也因为减字谱的功能而可以从古时候流传到现代,这是世界任何其他乐谱或乐种都做不到的。
弹琴之时,“扬和颜,攘皓腕,飞纤指以驰骛,……”,挥手之间,指下的乐声象天外的流水在人间流溢,缓缓地抚慰着听琴者的心灵,而抚琴者也感受着纯然的宁静。作为古琴演奏家,当是“博综技艺,于丝竹特妙”者如嵇康。他所演奏的《广陵散》,“声调绝伦”,甚至因此而产生了他学琴于鬼神的传说。嵇康弹琴时,“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兄秀才公穆入军赠诗十九首之十五》)的神妙意境一直为人所称颂。连晋朝大画家顾恺之都很想将之入画,却苦于无法下笔,而说“画‘手挥五弦’易,‘目送归鸿’难”。以此可窥嵇康抚琴时,自然流露出超然放达、洒脱飘逸的境界。亦可相见古琴的表演手法是何等的精妙传神。它于己于人,都是一番难得的审美享受,潜移默化之功用,当已自在其中。
    再次,就古琴音乐的音色而言,音色极为独特。“琴音以静美为特色,‘大声不震哗而流漫,细声不湮灭而不闻’,它非常奇妙,音至高处而不扰人,不致心烦。音至微处虽细如蚊蚋仍历历如绘,不致湮没不闻。因此,琴最宜于个人修养。一室鼓琴,其音量亦恰到好处。”在《琴赋》里嵇康笔下的琴声:“状若崇山”其“郁兮峨峨”;“又象流波”其“浩兮汤汤”;“闼尔奋逸,风骇云乱”;“远而听之,若鸾凤和鸣戏云中;迫而察之,若众葩敷荣曜春风”。万壑崇山,浩荡流水,风声云影,凤鸣花耀,尽在其中。真可谓“昔圣人之所琴也,天地万物之声皆在乎其中矣!”嵇康在高轩飞观,广夏闲房之中,朗月垂空,秋风拂面。他“拊安歌”,伴随着轻轻的琴音,不由感从心出,唱到:“凌扶摇兮憩瀛洲,要列子兮好仇……,齐万物兮超自得,委性命兮任去留”。琴,就象一剂“惩躁雪烦”的清凉剂,它慰藉着“处穷独而不闷者”;独居幽山,心怀天地,情致激昂之际,也是琴,使人导养神气,宣和情志。
    古琴的音色中及其独特的一种音色为走手音,其声或古朴深沉,或含蓄沧桑,或清婉灵动,被成为“人籁”,它集中反映了人的心理状态与情感效应。此外,还有散音发出的地籁之音,泛音发出的天籁之音。古琴的两根音柱分别被称作“天柱”和“地柱”(天柱为圆形、地柱为方形),蕴含了中国古代天圆地方的传统思想观念。散音即空弦音,七弦七个,音色坚实有力、响亮浑厚,宏如铜钟;泛音有九十一个,音色透明如珠,丰富多采,高音区轻清松脆,有如风中铃铎,中音区明亮铿锵,犹如敲击玉磐;按音又称实音,有一百四十七个,发音坚实,各音区音色也不同,低音区浑厚有力,中音区宏实宽润,高音区尖脆纤细,按音中的各种滑音、柔和如歌,具有深刻细致的表现力古琴发音清静淡雅不含夸张,讲求的是与自然环境的高度和谐,因而并不会对周围环境带来干扰,这是其它乐器所不能比拟的。其特性与中国古代文人士大夫讲究雅致和包涵的心态不谋而合,因此备受历来文人墨客的钟爱。而古琴的音准要求极为严格,在音位变换之间,显现的是一种真诚的品格,稍有不对便不能发出准确的声音,它要求抚琴者不自心欺,诚对内心。其高音婉转清脆,其低音浓厚刚烈,其中音富于弹性,在富有感情的唱和声中,伴着悠扬激荡的琴声,此古琴弹唱之特色风格,其艺术魅力之感人内心,听起来让人如坠仙境,这种独特的弹唱方式在其它的乐器形式的演唱中是不多见的。
    最后,就古琴音乐思想而言,音乐思想是建立在大量艺术实践的基础之上、建立在对音乐本体高度把握的基础之上,因而它不是空洞的、脱离现实的。它是强调音乐社会功利价值和追求音乐本体“尽善尽美”、“思无邪”的有机统一体,忽略其中的任何一面而偏执地强调另一面,造成过分地抬高或贬低,都不是客观的态度。
    不同类琴的思想意识的追求和表现,自有鲜明的差异和甚大的距离。笔者认为,根据古琴音乐的思想追求,大致可将其分为艺术琴、文人琴、清高琴三种。其中,艺术琴的音乐思想可以用唐代职业琴家薛易简《琴诀》中两个概念来表达:“动人心”、“感神明”。“动人心”是要求琴的音乐艺术寄托和表达内心之情并传之他人,真切精深而令心动。“感神明”是以琴传达自身内心之情,真切精深,令听者知觉和感受,甚而可达神明,此情则是人生、国家、天地间一切物质、精神存在所引出之情。文人琴的音乐思想中,大体有热情、冷静、端庄三项。其热情一项居于主体,占其大部,包括了“欣然”、“深情”、“旷逸”、“艺术”四类。如白居易的《琴酒》,酒中弹琴,与酒合来,弹奏清高淡雅的《秋思》,以享其欣然娱悦之趣;李白的《幽涧泉》写出了联系琴人和听者的是深切的感伤深情,感伤之情在于文人伤时感事,情寄之于琴,情在琴中,琴用于情。王维的《竹里馆》是一首具“旷逸”类琴心的典型:“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竹林中独自弹琴,不为传达心情给他人,而以琴自乐,充满豪气,堪为旷远而俊逸者。艺术类思想是把琴作为音乐艺术来欣赏,而不是作为个人修养、社会风尚、国家理想和圣贤精神之所在,如唐人作《乐府》的“琴曲歌辞”。而清高类之琴,也要在琴上弹奏,且要求其音韵之泠然静美。冷静一项以“清高”类为主体。孤高之气在此类中给人印象最为突出,以白居易为代表。他的《夜琴》诗尤以孤高展其特色。“艺术”类及“旷逸”类有些亦含冷静成分。“圣贤”类主要表现为端庄,在全面表达人的生活和思想及客观事物的同时,具有端庄之气,如《思归引》、《幽兰》、《流水》等。古琴音乐毕竟是艺术的一种,即使它有哲理性、有社会性和文学性,它仍是在艺术范围之内。古琴艺术是为中国独有,它较之欧洲音乐最显著的不同是大面积地覆盖了中国文化和自成机杼、自成风骨的艺术特点。其在唐代形成了以琴的艺术性影响人的思想这一主流音乐思想,体现着古琴思想的高度成熟。
    那么,如此不同艺术特征的古琴都不同方位地都具备了成熟的文化思想,但其思想感染力又是怎样的呢?“闻君(古泳水),使我心和平。欲识慢流意,为听疏泛声。西窗竹荫下,竞日有余清。”(白居易《听弹古禄水)) ,诗人骚客将情感运诸笔端,以文字颂扬古琴之魅力。再如诗仙李白之“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将古琴之雄浑描写得淋漓尽致;而“纤手怨玉琴,清晨起长叹”,又写尽绝世美人的孤芳自叹,寂寞怀春,琴思琴意,流露无尽感伤。“风吹缘琴去,曲度紫鸳鸯”,将浪漫浓丽之情,形之琴曲,感之甚深。王维用“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来抒发内心的幽怨。宋代民族英雄岳飞曾填《小重山》词一首,中有“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之句,借瑶琴来表达自己欲伐金而不能,虽冠盖如云,却知音难觅的惆怅……种种诗化的意境,确实令多少代的文人雅士所向往。盛唐琴师董庭兰可谓名震琴坛。李颀《听董大弹胡笳声》和崔珏的<席间咏琴客》,对董庭兰演奏技艺与音乐表现力给予了高度赞誉:“七条弦上五音寒,此艺知音自古难。唯有河南房次律,始终怜得董庭兰。(崔珏)”宋代,在崇文风气与复古思潮的影响下,古琴赢得了上自帝王官宦下至文人雅士的推崇与追捧。宋徽宗赵佶这位以喜爱音乐与书画留名千古的帝王,酷爱古琴可谓“嗜琴如命“。传世名画《听琴图》生动地展示了一代帝王醉心于琴乐的情景:青松翠柏之下,皇帝信手抚琴,群臣全神贯注,琴声悠悠,音韵绵绵。
    《乐记•乐记》云:“是故知声而不知音者,禽兽是也。知音而不知乐者,众庶是也。唯君子为能知乐。”音乐作为声之美妙者,惟有德君子方可得其精髓,解其所托。君子亦可用琴传其意旨,示其情操。琴音可传达爱慕之情。据《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载,相如字长卿,成都人,以文章名汉世。而少善鼓琴,尝客游临,临令与其相善,邑富人卓王孙知有贵客,为具召之,酒酣,相如且弹且唱:“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凰,有一艳女在此堂,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由交接为鸳鸯。”卓氏女文君窃从户窥,心悦而好之。夜亡奔相如,相如纳之。遂成千古佳话。琴可排遣悲愤。据《晋书•阮籍传》,籍,字嗣宗,陈留尉氏人,嗜酒,能啸,善弹琴。嗣宗能为青白眼,见俗士以白眼待之。母丧,嵇喜来吊,以白眼待之,喜不怿而去。喜弟康闻之,乃赍酒扶琴造焉,嗣宗青眼。琴可抒发幽情。据《晋书•陶潜传》,潜字渊明,浔阳柴桑人。怀忠履洁,忘怀于得丧之境。性不解音,而畜素琴一张,弦徽不具,每朋酒之会,则抚而和之,曰:“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盖得琴之意,则不假鸣弦而自适矣。琴可传慷慨悲歌之心气,荆轲刺秦王前,高渐离与太子丹送之于易水河畔,高渐离击筑(古代的一种击弦乐器,颈细肩圆,中空,十三弦),荆轲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由此可见,在传统社会,古琴既是风流儒雅之标志,也是沟通心灵之桥梁。既可入帝王贵胄之宫室,亦可藏于三重茅庐之舍下。既可传人情之忧喜悲惧,亦可达自然之山高水长……这一类富于诗情画意、被琴家称为“轻微澹远”的审美情趣,在中国古代文化中,不论是绘画还是诗词都有大量的优秀作品存世。应该说,封建社会中这方面的生活在古琴这一特定的载体上,得到了较为充分的显示。这也正是任何艺术必然是现实生活的反映这一客观规律的说明。古琴音乐思想与古琴的诗文辞赋交织在一起,构造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熏陶下来的民族文化心理结构。艺术是现实生活的反映,以古琴为载体,将现实的生活艺术化,使人在对现实的感触中获得审美的享受,从而培养其对现实的热切关注度与敏感度。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邮编:518036 邮箱:dayin@da-yin.com 移动电话:18923482658
    2008-2017 @ 深圳市大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序号:粤ICP备10022653号

    点击数: